默蒼離的鏡子

【默俏】BE五道题

* 文笔渣,可能有OOC,其中一篇严重OOC

* 贺七夕,才不要等中元

* 原来的三十题只写了五题

* 并不都是BE


1.多余的人

俏如来:师尊。

冥医:苍离啊……

默苍离:事情处理好了?

冥医:嗯。

……

默苍离:俏如来,报告你的进展吧。

冥医:你你你……你的意思是,我碍到你的正事就对了,好啊,早就知道你没将我放在你的心上,你究竟是将我当做什么啊?

默苍离:朋友。

冥医:有这样的朋友?……

俏如来抑制住几欲逃跑的双腿,藏好心中略微不适。

师尊有冥医前辈在身边,真,好啊。


2.抱歉,我不认识你

【说出你的要求吧。】

你……

【我已经制造给他处理感情的时间了,若是让他压抑著这份感情上战场,那会死多少人?】

是谁……

【好好检讨,在这次作战之中,你总共犯了几次的错误!】

为什么……

【无论是谁的孩子,谁的兄弟,你都能一视同仁的不忍,同时也一视同仁的舍得。】

感觉……

【这一次…你做得很好。】

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

【哈】


3.梦里圆满的结局

天色将晚,身处陌生又熟悉的庭院,身前是一间小竹屋,屋门虚掩,俏如来打量四周细细回想。

这是何处,吾为何在此。

未及深思,屋门已从内被打开,屋内的人似是没想到门口有人,稍显匆忙的脚步立即止住,眨眼再看已是往常一副不紧不慢的模样。

熟悉的绿色,熟悉的身姿,熟悉得令俏如来心跳加速。

“俏如来,回来为何不进屋?这么晚不回,吾还以为你买菜钱财不足把自己卖了。”

说完就转身一步一晃地往屋里走。俏如来脑海一片空白,只能呆呆的如曾经一样跟在他后面,进了屋。

“师……师尊?不是已经……”

前面的身影一顿,转过身,右手轻抚俏如来的头顶,说出的话却并不那么轻柔,“出门一趟,璞玉变顽石。”看俏如来依旧一副呆傻模样,轻叹一声,“你……”


“俏如来啊啊啊啊!”

俏如来眼前的景色全然散去,只剩下眼前桌上一杯已凉的茶水,以及破门而入的……

“原来是风逍遥壮士啊,找俏如来有何事。”

“详情听说……”

 

[似乎,有些明白荻花题叶了]


4.报复

“史精忠,把这五本书看完。读书报告下周这个时候给我。”

“这篇论文看完有什么想法?”

“一万字的小论文到现在还没写完?”

“这个实验没有更好的处理方法了吗?”

“太浅了,重写。”

“你还能写出比这更幼稚的言论吗?”

“史精忠……”

“教授,我……我尽快!”

“我是说,注意休息。”

默教授,你上辈子是被我捅死的吧QAQ


5.七年之痒 

文前:就是这篇被基友批严重OOC并且需要1000字解释的一篇。【承认】慎读慎读!


默苍离和俏如来在一起七年了。

不说默苍离本来就是心思细腻的上智之人,就说在一起磨合的七年时间,默苍离对这个自找的麻烦和亲自调教的后辈可谓是了若指掌。

因此默苍离可以确定俏如来最近有点,不,是十分不正常!

和自己说话眼神飘忽,逻辑颠倒,半夜出门,还时常背对着自己念念有词。这种状态简直让默苍离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教育再一次出现了问题。

默苍离也曾经给过俏如来暗示,希望俏如来能自白。然而默苍离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最好的徒弟会愚蠢至此,竟然一直没能接收到自己的各种暗示。

罢了罢了,自己惹得麻烦,如果俏如来能尽快恢复正常,我尽量忘记这段令人窒息的时光吧。

俏如来这种不正常一直到某天达到极致。竟然一大早给了自己一张卡就把自己推出家门,并且不顾自己意愿强行规定不到晚上7点不准回家。

默苍离记性一项很好,今天是自己和俏如来在一起七周年纪念日。至此,默苍离也明白俏如来最近不正常的原因了,在心里哼哼,为了可能的惊喜,就在外面晒晒太阳吹吹风吧。

这天,邻居老太太很不开心,有个陌生的青年人占了自己的地盘。

是夜,默苍离掐好回去的时间,步履安详地上了楼。

打开门,看见客厅里摆满了蜡烛,客厅里的餐桌上全是自己爱吃的,心里又哼哼,果然不出我所料,俏如来呢。

这时,屋内传来音乐,俏如来清越的嗓音和着音乐,主角也跟着节拍从屋内走向了默苍离。

……

“来啊 快活啊 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 爱情啊 反正有打吧愚妄

来啊 流浪啊 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 造作啊 反正有大把风光”

……

 

一曲唱罢,默苍离还是进门那张不显喜怒的脸。

俏如来心中忐忑,拽住默苍离的衣摆:“师尊……我……”

默苍离摸了摸俏如来的脑袋,“唱得不错,剑无极教的?”

俏如来一脸震惊,“师尊……怎么知道?也是,有什么能瞒住师尊”

 

这之后的事情暂且不表。只知,让俏如来第二天再唱这首歌,是万万不能了。

而默苍离觉得,俏如来这种不正常,其实,可以多来几次。

后来有一日,默苍离与温皇遇见,温皇提到这件事问,就不担心是俏如来移情别恋了吗。

默苍离答曰,人不同,结果不同。

温皇以扇半遮,哈~浅显的挑拨,却是明目张胆的挑衅。

默苍离睨了一眼故作姿态的温皇,还要多谢温皇的安排,只是这种试探还是留给别人吧。


——————————————————————————



默俏小段子

两个算甜的段子?设定师生喽【摊手】
不会写文啊啊啊啊,OOC必然😵
这次主要是想问一下,有没有大大萌素史|ω・)好想吃粮啊【虚弱大黑眼圈脸】


夜晚的学校,偶有几个晚归的学生交谈声由远及近最后消失在空气中。与往常一样,俏如来亦步亦趋地跟随在导师默苍离之后,思索今天刚刚结束项目的进展以及明天的安排。忽然前方的身影略顿。
“俏如来,今日你在课上走神了。”
俏如来被熟悉的声音唤回,无措一阵。眨了眨眼睛,盯着默苍离的背影回答。
“老师……”
“俏如来。我不介意再提醒你一次,已经放学了。”
“苍……苍苍离,因为……”
俏如来感觉到眼前绿衫摆动,一道视线扫过自己,瞬间控制不住地身体僵硬,想好的措辞已然全部抛弃自己。
“我不想听到漏洞百出的借口。在找借口之前,先思考能不能瞒过我。”
俏如来心头一紧,回忆起白日的神游内容,白皙的两颊逐渐泛红。无奈,眼前的人实在不是自己编一个理由能糊弄的,无论这个理由看起来有多合理。
“看着讲台上的老师,想到这么出色的人是……是我的,有点……飘飘然”
声音越讲越低,到最后连俏如来自己都不知道声带有没有震动,还是只是张了张嘴。
“那你可能要飘飘然一辈子了,太晚了,回家吧。”


俏如来坐在默苍离办公室里的书桌旁,不安宁地换了好几个动作,面前的一堆资料文献半个小时一个字没入眼,暗搓搓小心地偷瞄另一边工作的默苍离。
“俏如来,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老师,这学期上您战略管理课程的一个学长,托我问一下……恩……考试题型是什么。”
“上官鸿信?”
“老师认识?!不……不是。”
“哼~净把脑筋动在这种地方了,愚蠢。我的话只记得一半的人,知道题型也无用。”
“啊?!”
“课堂案例分析,全班就他交了白纸一张。解释说要一视同仁的舍得。呵~俏如来,离这种傻子远一点。”
“…………”

ps:握紧雁王粉证

【中原日报】
今日中原发布消息,全球首颗量子卫星命名为“墨子号”,不日将在酒泉发射升空。这也意味着,过不久,墨家首代钜子墨翟即将成为百家升空第一人!这是两千多年后,墨家为数不多战胜儒家的一次,对于墨翟本人,墨家以及百家都有着重要的意义。为此,墨家第n代钜子默苍离携其徒弟也即第n+1代钜子俏如来特来祝贺,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默俏】命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678560
第一次做视频👉👈
虽然一开始强行加了一句「吾名 孤鸿寄语默苍离」
但是这样才能显现出教授是我大本命的事实( σ'ω')σ

没错!毫无PS痕迹!【我不管( σ'ω')σ】
被强行安在鱼头上的俏俏(°ー°〃)大概是因为俏俏是美少女,可以变身【(๑≖ิټ≖ิ)✌完美解释】

我想说酷狗封面真是够了( ˘▽˘)っ♨
这个曲子适合这个封面吗?适合吗?
适合!非常适合!【doge脸】

【白娘娘X一步禅空】秃驴,回家~

太久了,真正太久了。久到时间在无人认识白练飞踪锦烟霞,久到金雷村变成了一个大都市,久到和那个人又分开了数千年。然而,半真半假的白蛇传还在流传,我还在等你。
所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青奚宣,或者该唤,一步禅空

即便一直没等到那个人,总能找到常欣轮回的自己,大概,也不算多寂寞吧。
但是,这一世热衷于摄影的常欣有一点难缠啊,拉着自己到处当模特,各种摆造型,这么大年纪了只想宅在家里啊。锦烟霞长叹一声,关上门,急急赶往和常欣约定好的摄影棚。

虽然锦烟霞已经加快了开车速度,但是由于路上堵车,到摄影棚的时候依然过了约定的时间。
「抱歉,堵车,来晚了」
锦烟霞匆匆进入,说完却不见应该在里面等自己的人,只有一个身穿黄白衬衫的男人背对而坐。
「小姐就是常欣说的锦烟霞?」
话音刚出,锦烟霞不由屏住呼吸心头一紧,这个声音,这个语速,会是他吗?思绪转瞬间,男子已起身回头。竟是自己已不在奢望见到的面容。锦烟霞欲靠近,却又害怕眼前的人一触即灭,希望与长久的绝望交织,险发不出一丝声音,却也连不成句。
「你……你是……」
「在下奚宣,小姐认得在下?」
男人轻笑,却是让锦烟霞刚起的希望火苗一点点冷却,冰封。瞬间的紧张,瞬间的卸力让锦烟霞只剩心疲。
「抱歉,失态了。只是感觉不太舒服,麻烦告诉常欣说我不太舒服,回去了。」
「没问题,只是外头落雨了,姑娘,带伞了吗?」
锦烟霞看了看外面艳阳高照
「先生……你……」
「共撑一把伞,姑娘会介意吗?」
锦烟霞扶额,感觉现在自己不仅仅心疲,还及其心累。这人真的没事吗?随即就打算无视对方离开了。只是还未走两步就被身后的人扯住了手。
「千年过后,都不能撑一把伞了吗?烟霞~」
本想使劲撤出手的锦烟霞瞬间定住,那种说不出话的感觉又来了。眼前一片空白,只剩下低喃的一句
「奚宣吗?还是,禅空?」
「有差吗?烟霞想要谁,贫僧就是谁」
熟悉的自称让锦烟霞回归理智,用力抽回被握住的手,再不看对方。
「哼~长了头发还是秃驴,不甘愿就麦取名奚宣」
一步禅空见锦烟霞依旧背对,绕到其面前
「只是自称习惯了,木不甘愿」
「哼~好玩儿吗?」
「贫僧以为这是惊喜~」
明明相隔千年未见,明明满是相思,明明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相顾无言。
锦烟霞别过头
「这,会是另一个因果的开始吗?」
「会,但不同。有些事情还需偿还,例如锦囊那件。」
「哼~你也开始龇牙必报了吗?你口中的苍生呢?」
「此后,烟霞,才是贫僧的苍生啊!阿弥……」
「不准念佛号!……回家!」
「好~」
☼+:;;;;:+☼+:;;;;:+☼+:;;;;:+☼+:;;;;:+☼+:;;;;:+
在补剧的我,先被虐的一脸(狗粮),后又被虐的一脸(剧情)(;一_一)

【默俏】

琉璃树下
“默啊苍离呀,我退场是不是特别帅气!”
“嗯”(擦镜QAQ)
“是不是特别赚眼泪!连我自己都感觉特别赞啊!”
“嗯”(继续擦镜子QAQ)
“没想到我冥医杏花君也有一天走悲情戏哈~”
“嗯”(我擦擦擦QAQ)
“你这个抹茶怪是有在听啊木啊”
“嗯”(我有最爱的镜子QAQ)
“哎~就是可怜修儒了。是讲我可是忍了好久才留到最后夸他的,不知道这个小子要哭多久喽~”
“嗯,我也是”(停……继续擦镜子……)

☼+:;;;;:+☼+:;;;;:+☼+:;;;;:+☼+:;;;;:+☼+:;;;;:+☼+:;;;;:+

我保证这是默俏๛ก(ー̀ωー́ก)

灵魂画手XD ——凤蝶教中文
大概还是能看懂的2333
即便被舍友嘲笑,也要坚持自己的梦想(大误)

【默俏】【温剑】六一快乐( ´•౪•`)

俏俏和剑剑是小孩子(  ̄▽ ̄)σ
+♥+:;;;:+♥+:;;;:+♥+:;;;:+♥+:;;;:+♥+:;;;:+♥+:;;;:+♥+:;;;:

【默俏】
六一一大清早,默苍离就发现自己收的唯一一个糯米团子——俏如来,心情有点不美丽。
实际上,俏如来只是觉得六一儿童节是一个重大的节日,以前在正气山庄的时候父亲总是会给自己、存孝和仗义三个人最大的特权——想吃什么吃什么!但是,想想现在存孝不小心被魔世的混混掳走了,存孝因为父亲不肯冒险救人,收拾包袱借宿到朋友家以示断绝关系。而自己,跟着一个漂亮师尊在尚贤宫学习,想想今年今天三个人都不能向往常一样就有点小忧伤。想完,小俏如来双手托腮,45°望天,叹了一口气。
因此,小脸皱了一整天的俏如来傍晚的时候在尚贤宫门口看到九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盆友的时候是懵逼的。
这个时候漂亮师尊摸了摸他的头
「去吧,玩儿坏了也没事。」
玩儿……坏了……!?
师尊,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只是希望,尚贤宫能不能有一天不要番茄炒蛋!!!!

+♥+:;;;:+♥+:;;;:+♥+:;;;:+♥+:;;;:+♥+:;;;:+♥+:;;;:+♥+:;;;:

【温剑】
今天是剑无极来到中原过的第一个六一儿童节。凤蝶在知道剑无极家里没人之后就邀请剑无极到家里做客,只是,特别强调说不要招惹自己的养父。
强调的内容让剑无极脑补出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家暴,以及凤蝶在家凄惨卑微的生活,并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六一这天拯救无辜失足的少女!
因此,进门之后听到
「蝴蝶,倒杯茶来」「是,主人」
之后,剑无极更加确信凤蝶的养父是个变态!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洪荒之力,循声冲了进去,入眼的竟然是在躺椅上的蓝衣美人( • ̀ω•́ )✧
「哦~你就是我心爱蝴蝶的同学?」
美人~美人也不能掩盖他是变态的事实!
「是又怎样?六一儿童节竟然让蝶蝶倒茶,还让蝶蝶唤你主人,变态!」
「耶~唤主人是情趣啊~倒茶嘛,凤蝶不去难道还让我老人家去倒茶吗?还是说你去?也不行,你也要过儿童节……」
「我天才剑者剑无极怎么可能回过六一儿童节这种幼稚的节日!我去就我去(๑`^´๑)哼,变态,我是不会让你欺负蝶蝶的」
于是,这天就变成了
「蝴蝶啊,帮我捶捶腿」「是,主人」「站住,我去!」
「蝴蝶啊,帮我找本书」「是……」「稍等……」
「蝴蝶啊,我饿了」「……」「蛋炒饭要不要!」
「蝴蝶啊……」「……」「我来!」
……
……
……
温皇os:真是让人愉悦啊!